電力信息2019:概述

電力回顧

一、電力總結

本節概述了截至2017年的全球電力趨勢,經合組織成員國和其他國家的官方數據以及2018年的預估數據(臨時數據)。

(一)發電量1974~2017年,世界總發電量(包括抽水蓄能)從6298太瓦時增至25721太瓦時,年均增長3.3%。2017年,全球發電量同比增長2.5%。自1974年以來,全球發電量逐年增長,但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導致發電量出現明顯下降。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占世界發電量的57.0%,是1974年(28.0%)的兩倍以上,這反映出自1974年以來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的平均增速較高。1974~2000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的發電量以年均4.6%的速度增長,經合組織國家則為3.0%。然而,各年增長率進一步分化。世紀之交,2000~2010年,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年均增長率僅為1.1%,而非經合組織國家的年均增長率為6.4%。雖然兩個經濟體的增長率在2010年之后均出現回落,但二者的發展趨勢“分道揚鑣”。2011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首次超過經合組織國家,自此以后,其在全球發電量中的占比持續增加。2017年,可燃燃料發電量占世界總發電量的66.8%(其中:64.5%來自化石燃料;2.3%來自生物燃料和廢棄物),水電:16.3%;核電:10.2%;風力發電:4.4%;太陽能:1.8%;地熱,潮汐和其他來源:0.5%。

2017年世界總發電量,按來源劃分

(二)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

根據預估數據,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總發電量達到11173太瓦時,同比增長1.1%。

2017~2018年,化石燃料發電量略有下降(-0.5%),這也是化石燃料發電量連續第六年出現下滑,煤電(-4.6%)和石油發電量的(-9.0%)下降抵消了天然氣發電量的增加(+4.4%)。天氣條件發生的變化以及日本部分核反應堆重新開始發電,導致核電(+1.1%)和水電(+1.6%)發電量略有增加,而風力發電(+7.0%)和太陽能(+19.8%)發電增長強勁。

2018年,可燃燃料總發電量占經合組織總發電量的58.6%(其中:55.3%來自化石燃料;3.3%來自生物燃料和廢棄物物);核電:17.7%;水力發電:13.4%;風力發電:6.7%;太陽能:2.9%;地熱、潮汐和其他電廠:0.8%。

單從經合組織國家總發電量來看,2018年氣電發電量占27.9%,首次超過煤電(25.6%)發電量。可再生能源和廢棄物的發電量占總發電量27.0%,也超過了煤電,而核能供應不到總發電量的五分之一(17.7%)。

2017~2018年經合組織總發電量變化

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總發電量,按來源劃分

1974~2018年,經合組織總發電量占比,按來源劃分

(三)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

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的總發電量達到14670太瓦時,同比增長4.2%。這遠遠高于經合組織(0.3%)在同一時期的增長速度。雖然并非所有非經合組織國家都提供2018年的完整統計數據,但中國的預估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總發電量達到7112太瓦時,同比增長7.2%。

2017年,72.3%的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來自可燃燃料(其中:70.7%來自化石燃料;1.6%來自生物燃料和廢棄物);18.6%由水力發電提供;4.6%為核電;2.9%來自風電;1.2%來自太陽能發電;0.2%由地熱、潮汐和其他來源提供。

自1980年代初以來,煤電在非經合組織發電中所占份額一直呈上升趨勢,2013年達到48.6%的峰值。此后,煤電份額略有下降,其中2017年煤電占比為46.8%。盡管可再生能源基數很小,但其快速的增長替代了煤電下降的份額。風力發電占比從2013年的1.6%上升至2017年的2.9%,而太陽能發電的份額則從0.2%上升至1.2%。

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毛發電量,按來源劃分

1974~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毛電力生產量占比,按來源劃分

二、經合組織國家裝機容量

官方最終裝機數據僅適用于經合組織國家,且數據截至2017年底。

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上報的總裝機容量為3013GW,同比增長2.0%。總裝機包括1704GW由化石燃料和其他可燃燃料為燃料燃燒的電廠,水力發電(包括抽水蓄能)總裝機為492GW,核電總裝機為298GW,風能總裝機為288GW,太陽能總裝機為219GW(其中:4GW為光熱)和地熱、潮汐、波浪、海洋等裝機為11GW。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新增裝機容量達到60GW,其中太陽能光伏(26GW;13.8%)、風能(24GW;8.9%)和水力發電(2GW;0.5%)的絕對增長最大。這足以抵消核電裝機的小幅下滑(-4GW;-1.3%)。1974~2000年,經合組織國家的總裝機容量以年均2.9%的速度增長,主要由核能(7.0%)、水力發電(3.4%)和可燃燃料(2.2%)的增長推動。2000~2010年,裝機平均增長率為2.4%,主要由可燃燃料(2.5%)和風能(24.2%)所推動,而核能(0.3%)和水力發電(0.7%)增長率要低得多。2010~2017年,裝機增長放緩至1.8%。然而,與前一時期不同,隨著各國著力投資于可再生能源發電基礎設施,大多數(93.5%)的裝機增長由太陽能(27.5%)和風能(11.6%)增長所推動。在此期間,水力發電裝機容量也有所增加(1.1%),可燃燃料的發電裝機保持不變(0.0%)和核能裝機出現下降(-0.7%)。

經合組織國家凈裝機容量,按來源劃分

 

三、消費

2017年,世界最終用電量達到21372太瓦時,同比增長2.6%。相比之下,1974~2017年的年均增長率為3.3%。

(一)經合組織國家用電量

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最終用電量為9518太瓦時,同比增長0.2%。雖然2018年的消費數據尚未公布,如上文所述,預估數據顯示,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毛發電量(包括抽水蓄能)為11173太瓦時,同比增長1.1%。

世界最終用電量,按部門劃分

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最終用電量(按行業劃分)

自1974年以來,經合組織的電力消費增長大部分發生在商業和公共服務以及居民部門。這些行業的用電量總占比從1974年的48.4%上升至2017年的62.5%。雖然工業用電量的絕對量從1974年的1874太瓦時增至2017年的3062太瓦時,但工業部門用電量在經合組織國家中的用電量份額從1974年的48.7%降至2017年的32.2%。相比之下,商業和公共服務部門用電量的比例從1974年的19.7%上升至2017年的31.7%,而居民部門則從28.7%上升至30.8%。然而,這一趨勢并未在所有經合組織國家中所觀察到。例如,盡管隨時間波動,但在2017年,奧地利(1974年:48%;2017年:47%)和墨西哥(1974:54%;2017:54%)工業部門用電量在最終用電量中的占比與1974年的水平相似。

2017年,工業是整個經合組織地區用電量最大的終端用戶部門,但其消費占比長期下降。在經合組織(OECD)國家中,1974~2017年,經濟結構調整和能源密集型行業能源效率的提高導致工業電力需求增長放緩,而居民、商業和公共服務部門用電增速則有所降低。雖然截至2017年,工業仍然是電力最終消費量最高的行業,為32.2%,但工業消費份額僅略高于商業和公共服務(31.7%)和住宅部門(30.8%)。

2017年,整個經合組織地區工業用電量增長0.8%(+25GWh),商業和公共服務消費增長0.2%(+5GWh),而居民部門消費下降1.0%(-28GWh)。

經合組織的電力最終消費量年均增長率,按部門劃分

其余終端用戶部門,如運輸(主要是鐵路)、農業和林業(主要是灌溉泵)和漁業,是相對較小的電力消費者。然而,在運輸部門,道路運輸最近經歷了電力消費的強勁增長(2017年:14%),自2012年以來,該部門每年實現兩位數的增長率;電動汽車在經合組織國家獲得了市場份額,特別是在歐洲的市場,這表明了運輸部門的電氣化程度不斷提高。例如,在挪威,電動汽車在市場份額方面處于全球領先地位,2018年售出的新車中,46%是電動汽車(IEA,2019年),其次是冰島(17%)和瑞典(8%)。然而,在增長的同時,公路運輸的用電量僅占經合組織公路運輸能源總能源使用量的0.06%,僅占經合組織最終用電量的0.08%。

1974~2000年,經合組織國家的最終電力消費量與國內生產總值有一定相關性:然而,自2000年代初以來,人們觀察到一些結構情況,特別是金融危機后GDP增速回升。從2008~2017年,盡管GDP增長了14.3%,但經合組織的用電量僅增長了0.9%。

經合組織最終電力消費和國內生產總值(GDP PPP)*

(二)非經合組織國家消費量

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的最終用電量為11854太瓦時,同比增長4.6%。1974~2017年,電力最終消費量以年均5.1%的速度增長。非經合組織國家在世界最終電力消費中所占份額持續增長,從1974年的27.0%增至2017年的55.5%。

2017年非經合組織電力最終消費量,按行業劃分

2017年,非經合組織電力消費排名前4的國家分別是中國、印度、俄羅斯聯邦和巴西,它們合計占非經合組織電力最終消費的67.2%(占全球消費的37.2%)。在這些國家中,中國所占份額最大,占非經合組織消費總額的46.7%。經合組織國家以外的電力使用以工業需求為主,占最終用電量的一半。

2017年用電量國家top10

四、貿易

近年來,鄰國之間的電力貿易已變得更加普遍。在上報的電力流動時,各國通常將電力貿易作為"平衡"項目。這導致進出口數據差異很大。此外,凈進口國和凈出口國之間的輸送和配送線損也難以確定。這兩個因素都導致貿易國報告的凈進口和凈出口之間的差異。

(一)經合組織國家電力交易

經合組織國家電力進口從1974年的89太瓦時增至2018年的490太瓦時,年均增長率為4.0%,而整體電力供應的增長率為2.1%。1974年,進口占經合組織電力供應的2.0%,而2018年這一比例已增至4.4%。經合組織的電力出口從1974年的81太瓦時增至2018年的480太瓦時,年均增長率為4.1%。1974年,出口額為經合組織電力供應規模的1.8%,而2018年的出口為4.3%。

經合組織歐洲電力進出口

經合組織歐洲區域電力凈進口國和出口國,2018年

大量電力貿易發生在經合組織歐洲區域,主要在經合組織國家之間,以及經合組織美洲區域。在經合組織歐洲區域,電力進口以年均4.1%的速度增長。1974年和2018年。在經合組織美洲,1974年至2018年間,進口總額平均每年增長3.3%。

電力貿易可用于彌補國內發電的波動,例如2018年瑞典水力發電量因降雨量減少而減少。為了補償供應損失,瑞典自2011年以來成為電力凈出口國,進口增加了0.3太瓦時,出口減少了1.5太瓦時,因此供應增加了1.8太瓦時。這樣,瑞典僅憑貿易就平衡了水力發電(3.6太瓦時)發電量減少的一半。

(二)非經合組織國家電力交易

在經合組織之外,俄羅斯聯邦、吉爾吉斯斯坦、土庫曼斯坦、烏克蘭和前蘇聯其他國家之間有大量的電力貿易。這些國家貿易重大與白俄羅斯、摩爾多瓦等鄰國以及鄰近的經合組織歐洲國家的電力供應。此外,東南歐的幾個鄰國,如波黑、保加利亞、克羅地亞、羅馬尼亞和塞爾維亞之間也有貿易。

在南美洲,巴拉圭大型水力發電廠生產的電力出口到巴西和阿根廷(2017年,巴拉圭的凈出口量為43.6太瓦時)。智利和阿根廷之間的電力貿易(少量)在中斷了四年之后于2016年恢復。

在非洲,非洲大陸南部有大量貿易。特別是,南非向津巴布韋等鄰國出口了大量電力,而莫桑比克自1998年以來一直是凈出口國。2017年,南非的凈出口為6.6太瓦時,而由于國內生產下降,莫桑比克2017年的出口僅略高于進口(10.9千瓦時),而2016年的凈出口為4.3太瓦時。

在亞洲,印度歷來是電力凈進口國,其中大部分來自鄰國不丹的水電設施,2008年凈進口量高達5.8太瓦時。然而,自2016年以來,印度一直是凈出口國(2017年:1.6太瓦時)。湄公河流域國家的電力貿易也日益增加,中國、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和緬甸是電力凈出口國,主要是水力發電來源。過去十年來,中國在電力基礎設施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部分得益于其與鄰國接壤的國家地位,中國從電力凈進口國轉型。20世紀90年代初,該地區主要電力出口國。2017年,中國凈出口達到13.0太瓦時,是1994年凈出口額的6倍多,當年中國首次成為電力凈出口國。

五、經合組織國家價格

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實際電價比2017年下降了0.6%。這主要是由工業價格下降(-1.1%),因為家庭價格仍然下降相對穩定(-0.1%)。

經合組織國家的消費者電價差別很大。根據現有數據,2018年經合組織工業加權平均電價為106.50美元/MWh。然而,價格從挪威68.11美元/MWh的低點(比經合組織平均水平低36%),到意大利174.39美元/MWh的高位(比經合組織平均水平高出63.7%)不等。

經合組織工業電價、價格范圍和經合組織加權平均值

根據現有數據,2018年經合組織家庭加權平均電價為172.33美元/MWh,價格從墨西哥62.91美元/MWh的低值(比經合組織平均水平低63.5%)到丹麥357.95美元/MWh的高位(比經合組織的均值高107.7%)不等。

經合組織家庭電價、價格范圍和加權平均值

電力關鍵趨勢2018

電力信息2018:概述

關鍵詞: 區塊鏈, 電力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電力信息2019:概述

發布時間:2019-08-14   來源:ERR能研微訊

電力回顧

一、電力總結

本節概述了截至2017年的全球電力趨勢,經合組織成員國和其他國家的官方數據以及2018年的預估數據(臨時數據)。

(一)發電量1974~2017年,世界總發電量(包括抽水蓄能)從6298太瓦時增至25721太瓦時,年均增長3.3%。2017年,全球發電量同比增長2.5%。自1974年以來,全球發電量逐年增長,但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導致發電量出現明顯下降。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占世界發電量的57.0%,是1974年(28.0%)的兩倍以上,這反映出自1974年以來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的平均增速較高。1974~2000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的發電量以年均4.6%的速度增長,經合組織國家則為3.0%。然而,各年增長率進一步分化。世紀之交,2000~2010年,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年均增長率僅為1.1%,而非經合組織國家的年均增長率為6.4%。雖然兩個經濟體的增長率在2010年之后均出現回落,但二者的發展趨勢“分道揚鑣”。2011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首次超過經合組織國家,自此以后,其在全球發電量中的占比持續增加。2017年,可燃燃料發電量占世界總發電量的66.8%(其中:64.5%來自化石燃料;2.3%來自生物燃料和廢棄物),水電:16.3%;核電:10.2%;風力發電:4.4%;太陽能:1.8%;地熱,潮汐和其他來源:0.5%。

2017年世界總發電量,按來源劃分

(二)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

根據預估數據,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總發電量達到11173太瓦時,同比增長1.1%。

2017~2018年,化石燃料發電量略有下降(-0.5%),這也是化石燃料發電量連續第六年出現下滑,煤電(-4.6%)和石油發電量的(-9.0%)下降抵消了天然氣發電量的增加(+4.4%)。天氣條件發生的變化以及日本部分核反應堆重新開始發電,導致核電(+1.1%)和水電(+1.6%)發電量略有增加,而風力發電(+7.0%)和太陽能(+19.8%)發電增長強勁。

2018年,可燃燃料總發電量占經合組織總發電量的58.6%(其中:55.3%來自化石燃料;3.3%來自生物燃料和廢棄物物);核電:17.7%;水力發電:13.4%;風力發電:6.7%;太陽能:2.9%;地熱、潮汐和其他電廠:0.8%。

單從經合組織國家總發電量來看,2018年氣電發電量占27.9%,首次超過煤電(25.6%)發電量。可再生能源和廢棄物的發電量占總發電量27.0%,也超過了煤電,而核能供應不到總發電量的五分之一(17.7%)。

2017~2018年經合組織總發電量變化

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總發電量,按來源劃分

1974~2018年,經合組織總發電量占比,按來源劃分

(三)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

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的總發電量達到14670太瓦時,同比增長4.2%。這遠遠高于經合組織(0.3%)在同一時期的增長速度。雖然并非所有非經合組織國家都提供2018年的完整統計數據,但中國的預估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總發電量達到7112太瓦時,同比增長7.2%。

2017年,72.3%的非經合組織國家發電量來自可燃燃料(其中:70.7%來自化石燃料;1.6%來自生物燃料和廢棄物);18.6%由水力發電提供;4.6%為核電;2.9%來自風電;1.2%來自太陽能發電;0.2%由地熱、潮汐和其他來源提供。

自1980年代初以來,煤電在非經合組織發電中所占份額一直呈上升趨勢,2013年達到48.6%的峰值。此后,煤電份額略有下降,其中2017年煤電占比為46.8%。盡管可再生能源基數很小,但其快速的增長替代了煤電下降的份額。風力發電占比從2013年的1.6%上升至2017年的2.9%,而太陽能發電的份額則從0.2%上升至1.2%。

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毛發電量,按來源劃分

1974~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毛電力生產量占比,按來源劃分

二、經合組織國家裝機容量

官方最終裝機數據僅適用于經合組織國家,且數據截至2017年底。

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上報的總裝機容量為3013GW,同比增長2.0%。總裝機包括1704GW由化石燃料和其他可燃燃料為燃料燃燒的電廠,水力發電(包括抽水蓄能)總裝機為492GW,核電總裝機為298GW,風能總裝機為288GW,太陽能總裝機為219GW(其中:4GW為光熱)和地熱、潮汐、波浪、海洋等裝機為11GW。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新增裝機容量達到60GW,其中太陽能光伏(26GW;13.8%)、風能(24GW;8.9%)和水力發電(2GW;0.5%)的絕對增長最大。這足以抵消核電裝機的小幅下滑(-4GW;-1.3%)。1974~2000年,經合組織國家的總裝機容量以年均2.9%的速度增長,主要由核能(7.0%)、水力發電(3.4%)和可燃燃料(2.2%)的增長推動。2000~2010年,裝機平均增長率為2.4%,主要由可燃燃料(2.5%)和風能(24.2%)所推動,而核能(0.3%)和水力發電(0.7%)增長率要低得多。2010~2017年,裝機增長放緩至1.8%。然而,與前一時期不同,隨著各國著力投資于可再生能源發電基礎設施,大多數(93.5%)的裝機增長由太陽能(27.5%)和風能(11.6%)增長所推動。在此期間,水力發電裝機容量也有所增加(1.1%),可燃燃料的發電裝機保持不變(0.0%)和核能裝機出現下降(-0.7%)。

經合組織國家凈裝機容量,按來源劃分

 

三、消費

2017年,世界最終用電量達到21372太瓦時,同比增長2.6%。相比之下,1974~2017年的年均增長率為3.3%。

(一)經合組織國家用電量

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最終用電量為9518太瓦時,同比增長0.2%。雖然2018年的消費數據尚未公布,如上文所述,預估數據顯示,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毛發電量(包括抽水蓄能)為11173太瓦時,同比增長1.1%。

世界最終用電量,按部門劃分

2017年經合組織國家最終用電量(按行業劃分)

自1974年以來,經合組織的電力消費增長大部分發生在商業和公共服務以及居民部門。這些行業的用電量總占比從1974年的48.4%上升至2017年的62.5%。雖然工業用電量的絕對量從1974年的1874太瓦時增至2017年的3062太瓦時,但工業部門用電量在經合組織國家中的用電量份額從1974年的48.7%降至2017年的32.2%。相比之下,商業和公共服務部門用電量的比例從1974年的19.7%上升至2017年的31.7%,而居民部門則從28.7%上升至30.8%。然而,這一趨勢并未在所有經合組織國家中所觀察到。例如,盡管隨時間波動,但在2017年,奧地利(1974年:48%;2017年:47%)和墨西哥(1974:54%;2017:54%)工業部門用電量在最終用電量中的占比與1974年的水平相似。

2017年,工業是整個經合組織地區用電量最大的終端用戶部門,但其消費占比長期下降。在經合組織(OECD)國家中,1974~2017年,經濟結構調整和能源密集型行業能源效率的提高導致工業電力需求增長放緩,而居民、商業和公共服務部門用電增速則有所降低。雖然截至2017年,工業仍然是電力最終消費量最高的行業,為32.2%,但工業消費份額僅略高于商業和公共服務(31.7%)和住宅部門(30.8%)。

2017年,整個經合組織地區工業用電量增長0.8%(+25GWh),商業和公共服務消費增長0.2%(+5GWh),而居民部門消費下降1.0%(-28GWh)。

經合組織的電力最終消費量年均增長率,按部門劃分

其余終端用戶部門,如運輸(主要是鐵路)、農業和林業(主要是灌溉泵)和漁業,是相對較小的電力消費者。然而,在運輸部門,道路運輸最近經歷了電力消費的強勁增長(2017年:14%),自2012年以來,該部門每年實現兩位數的增長率;電動汽車在經合組織國家獲得了市場份額,特別是在歐洲的市場,這表明了運輸部門的電氣化程度不斷提高。例如,在挪威,電動汽車在市場份額方面處于全球領先地位,2018年售出的新車中,46%是電動汽車(IEA,2019年),其次是冰島(17%)和瑞典(8%)。然而,在增長的同時,公路運輸的用電量僅占經合組織公路運輸能源總能源使用量的0.06%,僅占經合組織最終用電量的0.08%。

1974~2000年,經合組織國家的最終電力消費量與國內生產總值有一定相關性:然而,自2000年代初以來,人們觀察到一些結構情況,特別是金融危機后GDP增速回升。從2008~2017年,盡管GDP增長了14.3%,但經合組織的用電量僅增長了0.9%。

經合組織最終電力消費和國內生產總值(GDP PPP)*

(二)非經合組織國家消費量

2017年,非經合組織國家的最終用電量為11854太瓦時,同比增長4.6%。1974~2017年,電力最終消費量以年均5.1%的速度增長。非經合組織國家在世界最終電力消費中所占份額持續增長,從1974年的27.0%增至2017年的55.5%。

2017年非經合組織電力最終消費量,按行業劃分

2017年,非經合組織電力消費排名前4的國家分別是中國、印度、俄羅斯聯邦和巴西,它們合計占非經合組織電力最終消費的67.2%(占全球消費的37.2%)。在這些國家中,中國所占份額最大,占非經合組織消費總額的46.7%。經合組織國家以外的電力使用以工業需求為主,占最終用電量的一半。

2017年用電量國家top10

四、貿易

近年來,鄰國之間的電力貿易已變得更加普遍。在上報的電力流動時,各國通常將電力貿易作為"平衡"項目。這導致進出口數據差異很大。此外,凈進口國和凈出口國之間的輸送和配送線損也難以確定。這兩個因素都導致貿易國報告的凈進口和凈出口之間的差異。

(一)經合組織國家電力交易

經合組織國家電力進口從1974年的89太瓦時增至2018年的490太瓦時,年均增長率為4.0%,而整體電力供應的增長率為2.1%。1974年,進口占經合組織電力供應的2.0%,而2018年這一比例已增至4.4%。經合組織的電力出口從1974年的81太瓦時增至2018年的480太瓦時,年均增長率為4.1%。1974年,出口額為經合組織電力供應規模的1.8%,而2018年的出口為4.3%。

經合組織歐洲電力進出口

經合組織歐洲區域電力凈進口國和出口國,2018年

大量電力貿易發生在經合組織歐洲區域,主要在經合組織國家之間,以及經合組織美洲區域。在經合組織歐洲區域,電力進口以年均4.1%的速度增長。1974年和2018年。在經合組織美洲,1974年至2018年間,進口總額平均每年增長3.3%。

電力貿易可用于彌補國內發電的波動,例如2018年瑞典水力發電量因降雨量減少而減少。為了補償供應損失,瑞典自2011年以來成為電力凈出口國,進口增加了0.3太瓦時,出口減少了1.5太瓦時,因此供應增加了1.8太瓦時。這樣,瑞典僅憑貿易就平衡了水力發電(3.6太瓦時)發電量減少的一半。

(二)非經合組織國家電力交易

在經合組織之外,俄羅斯聯邦、吉爾吉斯斯坦、土庫曼斯坦、烏克蘭和前蘇聯其他國家之間有大量的電力貿易。這些國家貿易重大與白俄羅斯、摩爾多瓦等鄰國以及鄰近的經合組織歐洲國家的電力供應。此外,東南歐的幾個鄰國,如波黑、保加利亞、克羅地亞、羅馬尼亞和塞爾維亞之間也有貿易。

在南美洲,巴拉圭大型水力發電廠生產的電力出口到巴西和阿根廷(2017年,巴拉圭的凈出口量為43.6太瓦時)。智利和阿根廷之間的電力貿易(少量)在中斷了四年之后于2016年恢復。

在非洲,非洲大陸南部有大量貿易。特別是,南非向津巴布韋等鄰國出口了大量電力,而莫桑比克自1998年以來一直是凈出口國。2017年,南非的凈出口為6.6太瓦時,而由于國內生產下降,莫桑比克2017年的出口僅略高于進口(10.9千瓦時),而2016年的凈出口為4.3太瓦時。

在亞洲,印度歷來是電力凈進口國,其中大部分來自鄰國不丹的水電設施,2008年凈進口量高達5.8太瓦時。然而,自2016年以來,印度一直是凈出口國(2017年:1.6太瓦時)。湄公河流域國家的電力貿易也日益增加,中國、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和緬甸是電力凈出口國,主要是水力發電來源。過去十年來,中國在電力基礎設施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部分得益于其與鄰國接壤的國家地位,中國從電力凈進口國轉型。20世紀90年代初,該地區主要電力出口國。2017年,中國凈出口達到13.0太瓦時,是1994年凈出口額的6倍多,當年中國首次成為電力凈出口國。

五、經合組織國家價格

2018年,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實際電價比2017年下降了0.6%。這主要是由工業價格下降(-1.1%),因為家庭價格仍然下降相對穩定(-0.1%)。

經合組織國家的消費者電價差別很大。根據現有數據,2018年經合組織工業加權平均電價為106.50美元/MWh。然而,價格從挪威68.11美元/MWh的低點(比經合組織平均水平低36%),到意大利174.39美元/MWh的高位(比經合組織平均水平高出63.7%)不等。

經合組織工業電價、價格范圍和經合組織加權平均值

根據現有數據,2018年經合組織家庭加權平均電價為172.33美元/MWh,價格從墨西哥62.91美元/MWh的低值(比經合組織平均水平低63.5%)到丹麥357.95美元/MWh的高位(比經合組織的均值高107.7%)不等。

經合組織家庭電價、價格范圍和加權平均值

電力關鍵趨勢2018

電力信息2018:概述

      關鍵詞:電力, 電力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秒速时时开奖规律